lwluvscm:p

"Love all,trust a few,do wrong to none."

CR人蜜 渣团队粉 DFB板鸭路人粉

杂食党 主CM水托

能渣翻 不太会写文

同好的小伙伴来找我玩儿吧ouo

【论水托与杂句的契合度x】

*有借鉴
*所以 最终还是没赶上水托日(





“我把我整个灵魂都给你,连同他的怪癖,耍小脾气,忽暗忽明,一千八百种坏毛病,它真讨厌,只有一点好,它爱你。”

——王小波《爱你如同爱生命》


“真是难为你了,有了她还要承受我的喜欢。”

——援自网络


“两个人在一起,纵使交好,可到底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灵魂。在沸腾的同时,难免会灼伤彼此。爱与被爱,都需要一种天赋。”

——辛夷坞《浮世浮城》


“人永远不知道,谁哪次不经意地说了再见后,就真的不会再见了。”

——宫崎骏《千与千寻》


“当年我离开他时,把离开形容成是换地方,我要防止自己使用各种引发情绪的词语。”

——赫塔米勒


“你离开的那天阳光不燥,微风正好,周围都像我和你第一次遇见那样,给我一种你还在这儿的错觉。”

——援自网络


“I'm here you're there,but your love is with me everywhere I go.
(我在这里而你在那里,但不管我身在何处,你的爱伴随左右。)

So don't worry about a thing or all the miles in between. You have my heart you have it from the start.
(不用担心任何事,或是你我之间相隔甚远,我的心在你那,从始至终。)

I love you from afar."
(我在远方爱着你。)

——Carissa Rae《Near or Far》


“在所有不被想起的快乐里,我最喜欢你。
在所有物是人非的景色里,我最喜欢你。”

——张悬《喜欢》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 got nothing but my aching soul?"
(当我不再风华绝代容颜老去,你会否爱我如故?当我一无所有灵魂衰颓,你是否恋我如初?)

——Lana Del Rey《Young and beautiful》


“将你从前与我心,付与他人可。”

——谢希孟《卜算子》


“他可以褪色,可以枯萎,可以凋谢,怎样都可以。但我只要看他一眼,便万般柔情,涌上心头。”

——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洛丽塔》


“故人笑比中庭树,一日秋风一日疏。”

——杨绛《将饮茶》


“有一次,我梦见大家都是不认识的。我醒了,却知道我们原是相亲相爱的。终有一天,我梦见我们相亲相爱了,我醒了,才知道我们早已是陌路。”

——泰戈尔


“终有一日,你我各结亲,一妻二妾三四儿女,五六年间,沧海桑田,历历过往七八各成旧梦,剩余二三不过年少轻狂,老来相忆,空作笑谈。”

——公子欢喜《贺新郎》


最后...用这首歌作结👇

“若用旧时千金一字 可换简函一纸
平生最得意事 陪我轻狂放肆
当初竭墨难书不够是相思
如今悉数一笔就言尽于斯
再回头沉吟 竟不记姓氏
兜转了浮世 碑铭才几字
宁有一半来幸得友如此
什么情真情痴 或者缘生缘死
都不如这一场相知
人心向背也敢孤身暖我势微
名高言贵也敢坦然指我错对
这一路不管殊途还是同归
白头相鉴问心无愧
倾樽还酹这誓你要我就敢给
逢难临危你若愿闯我就敢随
这一程无论千山还是万水
天涯尽处对示空杯
还共一醉”

——《得友》

【水托】Welcome home

Summary:继比利亚之后,西班牙主帅洛佩特吉决定再招一员老将,托雷斯的名字赫然在列。

(小白文一篇 惯例ooc
希望有生之年还能看到托哥回国家队:-)


(1)
拉莫斯简直想给洛佩特吉一个大大的拥抱。

那年托雷斯第一次落选,拉莫斯还曾义正严辞地为他发推声援,担心他难过连夜打去电话,“想你”“等你”反反复复说了整夜。

后来又是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习惯了没有他的国家队呢?

混进巴萨帮与皮克互怼、跟小将们打打闹闹、偶尔再开几个无关痛痒的玩笑......训练中的他依旧是那个笑得没心没肺地塞尔吉奥,仿佛一切都未曾变过。

直到某一次慢跑里他落了单,又或是撞见同组拉伸的伊斯科和莫拉塔像对连体婴似的粘在一起,拉莫斯蓦地失了神。

想他。

总有那么一刻,思念被肆意地掀翻,他却无处可逃。

然而谁能想到有一天V7T9都重回了国家队??连拉莫斯自己都以为,以后只能在每年的德比上和托雷斯相爱相杀了。

洛佩特吉绝一定是天使转世。

“行啦塞尔吉奥!瞧瞧你自己!再笑下去脸都要歪了!”皮克嫌弃地瞧了眼拉莫斯。

“看在你见不到你家小法的份上,大爷我不跟你计较!”拉莫斯回瞪了一眼,眉头轻挑,继续傻笑了起来。

“你!”被戳中了痛处的皮克气结,撸了撸袖子佯装要上前跟拉莫斯好好“谈谈”,却被身旁伊涅斯塔拦了下来。

“别费劲啦...看看,能治塞尔吉奥的人来咯!”

皮克几乎能感到身旁的人一瞬间僵硬了起来,这让他心里平衡了不少。

托雷斯一身便装,浅蓝的衬衫,露出小半截花臂,耀眼的金发被稳重的深褐色取代,俊朗的容颜也添了几道细碎的皱纹。岁月带走了翩翩少年,却带不走托雷斯温暖而坚定的眼眸。

拉莫斯不受控制地走上前。四目相对。

托雷斯笑了。

拉莫斯已记不起上一次看到这温柔的笑容是什么时候。曾经几时,他们之间只剩赛场上的互相侵犯,和一方落寞的背影。

他将托雷斯拥入了怀中。

“欢迎回来,Nando。”

之后拉莫斯就非常自觉地开启了虐狗模式。

“阿尔瓦罗你赶紧挪窝!我不管Nando隔壁必须是我!”

“诶诶诶谁让你搂Nando搂那么紧的,说的就是你萨乌尔!天天都见有啥好抱的!”

“Nando、Nando,行李这么重我送你回房间吧......你要不让我送我就不给你箱子!”

上一秒还沉浸于托雷斯回归的喜悦和感动中的队友们瞬间黑了脸。皮克已把伊斯科拉到一边暗暗商量起了接下来一周如何让拉莫斯离托雷斯远点儿。最终他们的结论是,除非把拉莫斯打晕了锁屋里。

“不对啊杰拉德,我才不帮你呢...塞尔吉奥好像把阿尔瓦罗赶到我旁边那屋了哈哈哈哈!”

于是某只小短腿愉快地扑进了莫拉塔的怀里。“阿尔瓦罗阿尔瓦罗我们一起回去吧!”

皮克目瞪口呆地望着已空无一人的长桌,瞬间想掀翻了它。



(2)
“Sese,”托雷斯拉住了拉莫斯的衣袖,后者正忙着帮他把衣服整理进衣柜里。“

“嗯?”

托雷斯轻轻拍了拍身旁的位置。

“那个...有点话想跟你说...”

托雷斯深吸了一口气,“德比的时候我不是想那样的...我只是...我别无选择。”

“傻瓜,我们之间还需要解释吗?”拉莫斯拉过了那只几乎把床单绞成一团的手,紧紧地握在掌心。

“一开始我还不解为什么你回到马德里之后,明明离我更近了,却好像又越来越远......但好像也很好想通,是啊,Nando,我们都别无选择。”

“但我从不觉得遗憾,真的。Nando,马竞是你的家,正如皇马之于我的意义......我记得你说过,你已把每一场比赛都当作最后一场去踢。所以现在,你的每一个进球、为了马竞的不遗余力,虽然作为同城死敌有那么点儿不甘.....但是Nando,我为这样的你骄傲。”

“Sese,我也是....”

感受到身旁微微的颤抖,拉莫斯把托雷斯拥进了怀里,轻轻吻了吻他低垂的眼眸。

“但接下来的一周我可不会记得你是马竞的El niño哦,你只能是我的Nando!”

他感到怀里的人笑了,暖暖的气息喷薄在他的肩窝里。他把托雷斯搂得更紧了。

“Sí,mi capitán .”

(3)
巴斯克斯成了托雷斯的小迷弟,他声称自己被美腻又温油的托哥圈粉了。

“为什么?这还有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人不喜欢托哥呢?不敢想象!”

这可乐坏了皮克,气坏了拉莫斯。

看到拉莫斯整日一张怨妇脸,完全没了往日那副欠揍的样子,皮克甚是满意。看来正面跟拉莫斯杠往往得不到啥好处,以后去和托雷斯多套套近乎就好。

“托哥托哥,以后要是有记者采访我偶像是谁我一定说你!”

托雷斯拍了拍小迷弟的脑袋,露出了标志性的阳光一笑。

巴斯克斯觉得自己要走不动路了。

然而下一秒他就被自家俱乐部兼国家队队长狠狠拽到了一边。

“Nando你看你把人家头发都弄乱了!来哥哥帮你好好整理一下!”拉莫斯的声音已几近咬牙切齿。

“诶诶诶队长你要干啥.....”

拉莫斯使劲儿勾住了巴斯克斯的肩膀,故意把声音压低了几度,“你少给我在Nando面前晃悠,听到没!”

“没有?以后还想不想在皇马混了你?”......

“Sese,对后辈别这么粗鲁嘛!”

收拾完了巴斯克斯,拉莫斯闷闷地跑上前追上了托雷斯。

“先是科克,然后是萨乌尔,现在又多了个卢卡斯......Nando你还嫌自己不够温柔嘛!”拉莫斯嘴巴撅得老高。

“啊啊啊Nando你长那么好看干嘛吗!我不管你以后只准对我一个人温柔只准对我一个人笑!”

托雷斯噗嗤一声笑开。

“你还笑!不行不行看来以后训练绝对不能让你跟别人一组了!”

“好好好,你怎么说都好,我的塞尔加小姑娘。”托雷斯决定先安抚一下某个吃醋的大儿童。

“乖啦,我是你一个人的。”

“哼,那当然!”

(4)
皮克邀请了拉莫斯和托雷斯一起加入他的直播。

“不可能!”拉莫斯像之前无数次一样好不留情面、干脆地一口回绝了他。

皮克恍若未闻。

“嗯......听起来好像还蛮有趣的?”托雷斯从蔬菜沙拉中抬起了头。

在直播这件事上,这回终于换成了拉莫斯爆粗。

他们商量了一番后决定直播下午茶。

“Hola,大家好,好久不见。看看今天我把谁拉来了!”

托雷斯微笑着挥了挥手,拉莫斯本不想理会,却被托雷斯暗暗掐了一把,只好硬着头皮冲摄像头打了个招呼。

“Wow快看呀塞尔吉奥,瞬间来了这么多人呢!”

“ '皮克你是怎么做到的?拉莫斯之前采访还说他只喜欢骑马绝不会参加你的直播...' 哈哈哈哈大爷我就是做到了!”

拉莫斯默默忍下了砸手机的冲动。

“唔你们别给费尔南多点小心心了!等会儿某人可又要翻脸!”

“今天我们的下午茶是曲奇饼,还有咖啡!”托雷斯对着屏幕乖巧地展示着手中的食物,皮克刚才的话立马适得其反。

“嗯...'为什么拉莫斯都不说话'...Ser,赶紧来说句话!”托雷斯再次掐了把桌底的大腿。

拉莫斯不满地嘟了嘟嘴,“说实话,这酒店的咖啡真够难喝的,我加了两袋糖还是又苦又涩。”

“我觉得还可以啊,Ser你倒得是不是浓缩咖啡......”

放下咖啡杯,拉莫斯的脸都皱成了一团。托雷斯心疼地往他嘴里塞了块曲奇。

“ '拉莫斯果然还是听托雷斯的话'......哈哈哈哈哈这不是全西班牙人民都知道的事儿嘛!”

“ '心疼皮克'....心疼我??你们可真有意思,我有啥好心疼的?”

皮克脸上的笑容突然僵住。

猛地偏过头,旁边这俩人不知什么时候起已开始旁若无人地你喂我一块饼干我再尝尝你的咖啡......

拜托,这里还有个人在的好不好!!

皮克再一次想把这桌子掀了。

显然今天拉莫斯连和他打嘴炮的兴致都没有。没多久皮克便识趣地拿着手机奔向了德赫亚的房间,大喊着要直播西班牙国门脱裤子。

(5)
“说好的直播杰拉德怎么就突然跑了嘛......”

刚用房卡刷开门,托雷斯就被门外的人一把压在了墙上。

想来也逃不掉,托雷斯也不反抗,干脆笑意盈盈地看着塞维利亚人。

“怎么?”

“以后还和不和杰拉德一起胡闹了,嗯?”

“诶不就是直播嘛.....唔你......”

拉莫斯二话不说,堵上了托雷斯的嘴。

“我不高兴!”良久拉莫斯才放过身下的人。

托雷斯被吻得有些喘不过气。“唔...我们塞尔加小姑娘又为什么不高兴啦?”

“他们一直在刷 '托雷斯好帅' '托雷斯好帅'...还不停给你按心!”

“Sese......”

“我真的不喜欢直播!”

“那你喜欢啥?”

“你!”

-E-





























- [ ]

激动到不知所言😭😭😭
葫芦都回来了 托妞还会远吗
水托国家队铜矿可期😏

【CM】命里有时终须有

Summary:一个甜腻腻的圣诞前夜。(OOC预警

(很久之前的产物 整理文档的时候翻到还是决定放到撸否上来 灵感来源自第一次知道cm生日差和俩小家伙生日差一样...其实不是很懂为什么cm这么一对邪教每次都给我写得甜到齁(。ì _ í。)
-----------------------------------------------------------------------




“生命里有很多定数,在未曾预料的时候就已经摆好了局。”




那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一天。当一切有了定数,日子已是一条窄窄的溪,逝者延绵如斯,繁华褪去只余温情。

克里斯一家坐在长桌前,壁炉里火焰燃得正旺,门外积雪已有了薄薄一层。通明的灯火,熠熠生辉的枞树,还有空气中飘扬的圣歌,无不告示着圣诞将至。

“克里斯,你比我大多少?”蒂亚戈从意面中抬起头,满脸的番茄汤汁。克里斯拿起自己的餐巾,有些无奈地为他擦拭,一脸温柔。

“两岁啊!”小克里斯盘里的则是块牛排,那还是两位球王新学会的菜式。

“不,我是说,你到底大我多少天?”蒂亚戈皱着小眉头,一脸认真地盯着他的小兄弟。

“嗯.......你的生日是2012年11月2日,我的是2010年6月17日,相差......”小克里斯的绞尽脑汁,仍说不出个结果,这让常常在蒂亚戈面前炫耀自己数学很棒的他有些窘迫。

“779天。”餐桌的另一头,莱奥微笑着回答。

小克里斯一脸诧异,“真的吗?!”

“嗯!不信你再算算看!”

“哇好像真的是诶........莱奥你咋连数学都这么棒,算得也太快了!”

尽管莱奥说过多次,如果小克里斯愿意,可以像蒂亚戈一样叫他Papi,但小家伙面对自己的偶像还是一如既往地腼腆,一直没改得了口。倒是蒂亚戈,没几天就大喊着“Daddy”跟克里斯到处跑了。

“不不不...这只是因为,我与克里斯,你亲爱的Daddy,也正好相差779天而已。”莱奥向克里斯望去,两人相视一笑。

“所以、你们的意思是,Papi和Daddy,我和克里斯,都相差779天?”蒂亚戈瞪大了眼。

“没错,孩子们。”克里斯调皮地眨了眨眼。

“——我的天哪!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这简直、不可思议!”小克里斯的表情比起刚刚还要震惊。

克里斯与莱奥大笑起来。这个圣诞前夕的夜晚,火光正好,一室欢声笑语。

夜里克里斯与莱奥相拥躺在床上。好不容易将两个小家伙哄睡着,两个爸爸却睡不着了。

克里斯轻啄着莱奥的唇,后者亦温柔地回应着。

“如果放在几年前几年,我绝对想不到,会有这么一天。”

“嗯?”莱奥的双臂圈着克里斯的腰,闭着眼在爱人的怀里舒服地磨蹭。他一直都喜爱这么做。

“这简直...太幸福、太圆满了,几乎不真实。”克里斯一只胳膊被莱奥枕在头下,另一只轻拥着他的肩。

“说什么傻话呢...”阿根廷人的声音软软的。克里斯不禁又低下了头,一点点吻着莱奥,轻咬他柔软的唇瓣。

“我觉得我真是越来越不像我了...我是指,以前我总是有许多这样那样的想法,也许早上起床我会发誓一定要在接下来的比赛里进三个球;晚上睡前又开始计划下个月在纽约开一家酒店,我从不知足...而现在,我只会在两个宝贝写着长长的愿望清单时苦思冥想,最终只但愿圣诞老人祝福我们一家就好......”这个夜晚,葡萄人格外话多。

“当然这没什么不好...我只是有点儿...不安?我甚至有时不大敢相信我真的拥有这一切...我常常想如果我当初放弃了足球呢?又或者你阴差阳错地来不了西班牙?那么我是否还会遇到你,我们还会不会拥有现在的生活......”

还没等克里斯说完,怀里的小个子就堵上了他的喋喋不休的唇。又是一个缠绵悱恻的吻。

“傻瓜...你今晚怎么跟喝醉了似的?”莱奥适时将自己与克里斯分离开来,毕竟在次日还有训练的情况下擦枪走火并不是个好选择。

皇马巨星不满地撅起了嘴。

“其实我也不是没想过啦,但我想的可不是我们从来没遇到过...我在采访中说了想和你做队友可不是假话...你知道的,我好几次被弗洛伦萨蒂看上,当年弗格森爵士也差点把你卖到巴萨...”

克里斯了然。“还有和枪手擦身而过的合约、我知道温格一定也找过你。”

“是呀,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又会变成什么样?关于我们,有太多太多的可能性了,正如你所说,也许一念之间就能改变一切。我不知道如果你不是我的老对手,或者我根本就不曾遇见你,我是否还会是现在的样子,职业生涯也好,我的人生也好...但我想,正如你与我,Junior 与蒂亚戈,我相信缘分,也相信这一切是注定的...我在伦敦眼最高点许的愿、在塞纳河畔挂的锁,都给了我最好的答案。既然上帝给了我这样的安排,我就如他所愿过好每一天,好好爱着你、爱着我们的孩子、爱着足球、永远珍惜和感恩着。”莱奥凝视着爱人的眸,满脸的笑意与温柔。

也许心脏的疾病阻碍了克里斯的足球之路,而莱奥的病症也无人愿帮他医治;又或许克里斯终在弗格森的劝说下妥协做红蓝军团的一员,莱奥疲于高层的矛盾,终被穷追不舍的弗洛伦萨蒂打动......但那有怎样?不服输的克里斯决不会屈服于伤病,卓越的天赋也会使莱奥在任何环境里脱颖而出;同队的二人要么共同携手带领球队达成史无前例的荣誉,要么不欢而散各另寻光辉殊途......不论怎样的抉择,怎样的境遇,上帝终会让一切成为它该有的样子,这个世上的如果永远只存在于人们想象中的另一时空。

正如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与莱奥内尔·梅西终会成为最好的自己、最好的对手、最好的爱人。

多动人的情话啊。夜温柔似水,微湿了克里斯的眼眶。

莱奥温柔地摸着爱人的脸庞,“哎呀,我亲爱的克里斯蒂娜小姑娘今天怎么这么多愁善感呀...”

克里斯一个翻身把小个子压在了身下。“看来我得亲自证明给你看看我到底是不是个小姑娘...”

莱奥赶忙求饶,轻轻捶打着克里斯的胸膛想要挣脱他的压制。

克里斯并没有如他所愿,而是转过身将小跳蚤紧紧搂在了怀里。两人停止了打闹,不再言语,静静相拥着。

“我爱你,无论如何。”

















这才是德比嘛😏
就服总裁😏

托妞美如画///

【无授翻】【水托】Phone

By suchasoftersin(AO3)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73586

Summary:Fernando在电话里教Sergio说英语。

(赶着520产点粮...托妞第一人称 含隆包 逻辑不太对的地方请谅解 我真的尽力了:((
大家520快乐哟😘

无论我在哪儿,Sergio都要说服我给他打个电话。一开始我很不情愿,为啥不管我在世界哪个角落都要打给他?当然,在印度,挪威,甚至是澳大利亚我都没有认识的人,但我也没必要在哪儿都找个陪我聊天的啊。有一次我对电话那头的Sergio大声抱怨了出来,Sergio的笑声让我整个脸像被火烧似的,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一想到我在面签丢了脸,我就想一辈子藏在个洞里。

“Nando,”他温暖的手捧着我有些发烫的脸,“我大部分时间都在西班牙。也许你打给我时我很少能去飞去看你,但我想总有一天我也会去你到过的那些地方。当我在那里时,我希望我的脑海里无时无刻都是你的声音。”他微笑着喊着我的名字时,我就知道我已开始赞成他了,谁会说不呢?

我们的通话各种各样。有时是在赛后打个简短的电话,即使在球队开始庆祝的前三分钟,我们都要亲口送上祝贺。当我们输了比赛,通常是一个漫长的通话,哪怕说尽了安慰的言语,也要沉默着听着那头对方的呼吸。我们很少有空闲的时间(因为总是有比赛和训练),可我们还是会花一些时间和彼此聊天。他常在清晨打给我,虽然我不习惯早起,但每当我听到他声音里的微笑,我就生不起气来。我最喜欢他在深夜里打来,为了不吵醒室友,我们不得不窃窃私语,整个世界都寂静无比,仿佛只剩下我们两个人。然而前不久以来,我们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帮他练习英语。

他问我一个句子,然后我给他翻译,我说得很慢保证他能听清每一个音节。通常,他第一次说给我听时我都会笑出来,因为他的发音听起来总是怪怪的,但我知道他在认真尝试。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他会不断重复那个短语,努力把他卷着西班牙语口音的舌头放平。当我教他“我爱你”时,他多花了一小时来学,即使在最初的十五分钟里他就已经说得很完美了(好吧,公平的说,我也没有阻止他)。

到目前为止,他问了我许多稀奇古怪的句子,从“我要进球”一直到“我的肚脐里没有绒毛”,我根本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用到这种句子,每次都是我还没想好怎么翻译,就被他逗笑了。

“我想见你。”这句话的本身不是我感到惊讶的原因,而是,Sergio是用英语说给我听的。我从没教过他,但他说得十分流利,我很想知道他是从哪儿学的。也许是从一场演出或是一首歌,我知道他有时会听英文的,尽管他很难真正理解,因为它们听起来还是太快了。不过,基于我对Sergio的了解,他应该是直接问了别人怎么把这句准确无误地说出来。

“为啥?”

他沉默了片刻,犹豫着该怎么把自己想说的给翻译出来。他的英语比以前好多了,但他仍在努力——花在组织语言上的时间越多,他说出来的就越好。简单来说,说我们的母语时,他是个喋喋不休的人,除此之外他的话就非常少了。事实上,他尽量少说是因为他总是不习惯。即使经过这段时间的练习,他说出的句子还是有些问题,但我能够理解。

“变成*...你...我很想念?”

“因为我很想念你。”我告诉自己我这么说是因为我是他的老师,我需要纠正他的错误,才不是因为我的心脏跳得太快,几乎切断了我的脑补供血,让我想不出一个更好的回答。如果我能多思考一会儿,我可能会说一些意思相近的话——我不善于告诉他这些。当我想牵他手时,我也不会主动拉他。我唯一一次主动拥抱他是我确信他睡着了,虽然他骗过我几次。其实我也知道他是醒着的,因为每当我靠得越来越近,他的手臂都会紧绷起来。我是幸运的,因为大多时候,Sergio都知道我在想什么,哪怕有时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他从不强迫我说那些我会感到不适的话,也从不让我做我胆怯的事。

Sergio一直是个敢于大声说出自己感受的人——他的爱,他的快乐,他的欲望,他的梦想。我无法做到像他那样,我害羞的性格总是让我难以表达自己。有几次我几乎就要说出来了,那时我们在被子下相互依偎,赤裸的身体交叠着。那句话在我嘴中呼之欲出,我紧张极了,努力着不去注意他的凝视。我的胃在翻滚,空气也变得稀薄,于是他总会率先说出来。

“我爱你。”我不知它从何而来,也不知道为何,但我确实说了出来。三个字。一说完,我就觉得我的整张脸都着火了,我的喉咙也烧灼着。我很想收回这句话,告诉他我不是那个意思,但我们都知道,如果我这么说我一定是在说谎。我想挂断电话,假装我这里信号不好。但我更想知道他会说些什么,我知道他会说些什么。

“我爱你,Nando。”他呼吸着,我能听到他声音里的微笑,如果我在那边,那微笑就会压着我的头发,我的脖子,我的脸颊,我的唇上。这个想法让我突然想要和他躺在床上,他的手臂环绕着我,我们紧靠在一起。我想要他的嘴角的微笑,他爽朗的笑声,他深情的凝视和他温暖的拥抱。我想要他的身体再次靠近我,用他永无休止的热情驱走英国的阴冷。他。我只想要他。

“这是个肯定的回答?”他明明知道答案的。

“...是的。”我犹豫了,不是因为我不是这么想的,而是因为我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我们都要训练、比赛,我们无法逃避,新的赛季已经开始。令我有些惊讶的是,这不是第一次,我希望这段关系能更加容易,这样我的胃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下坠了。我从未想过永不离开西班牙,即使我身体里流淌着这个国家的血液,我也爱利物浦。期望Sergio离开西班牙就像期望太阳离开天空——那是他的归属。所以我并不想那么做,只是想让我们之间更容易一些。

“明天我去你那儿。我已经订了最早的航班,我一分一秒都不想错过。”除了这个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了:Sergio是个小太阳。当太阳升起时,他就会出现在我的眼前。我经常想,他一定出生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或是自他儿时阳光便在他心中生长。不管是什么,他就是我的小太阳,暖入人心。

“明天?”我问他,一边伸长了脖子看向酒店床边的钟。11:39。我们从7点开始就一直在打电话,现在他告诉我,他将在几个小时内坐上飞机,飞到这里来看我,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我知道你会赞成的。”他的嘴唇一定蜷缩成了一个微笑,也许是个傻笑。“好吧,我希望你会。”现在,他会撅起嘴,露出他饱满的双唇,在他说话时稍作停顿。

每当这时,不论我们身在何处,不论身边有谁,我都忍不住去吻他的冲动。

“我得睡觉了,Nando。明天还要早起去做重要的事。”

“哦?”我打趣道,“什么这么重要?”

“要赶飞机去看一个利物浦人。”

“喂,Sese!你从没说过你喜欢Stevie。”我的语气有些夸张,我很少这么说话。我知道他会在遥远的西班牙把目光投向手机的另一端,地球的另一端。

“如果你够可爱,我会看看能不能和你约个会。不过我很挑剔的,所以,没有保证。”

“很好。等你到了,记得告诉Stevien我被世界上最好看的男孩儿带走了。”我其实可以顺着他继续说下去,但我突然不太想假装我很在意。所以我没有回答,而是微笑着,轻轻对着那头呼吸。“明天见,Nando。我爱你。”

我轻嚷着,Sergio纠正过我很多次,我仍是改不掉这个习惯。“好梦。”

“你也是,”他笑着,对着手机给了我一个吻,发出了奇怪的声音。我正想嘲笑他,手机亮了起来,提醒我他已经挂了。我没有把手机放回床头柜,而是让它在我仰头看向天花板时落在了我的头上。我不是不相信他已把所有事安排好,我只是有些,迫不及待。我们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从几天变成几周,从几周变成几个月,回到西班牙的夏天总是过得太快,我根本无法满足,我们一直用我们的方式抱怨分开有多么糟糕;我着暗示这里有多无聊,Sergio抱怨着他在那边无事可做。可怜的Stevien不得不忍受午夜来电,嘴巴撅得老高。不过,他应该会很高兴有个西班牙人要来。


我从床上爬起来,在黑暗的房间里摸索着,把手机留在了身后的床上。说到Stevien,自从Sergio打来他便放弃了看电视,跑去阳台上坐了下来。我悄悄走到门口,他有些艰难地给我打开了门,一瞬间房间里所有的温暖都渗进了寒冷的夜里。他坐在椅子上,整个人都蜷缩在过大的连帽衫里,头向后仰,望着星空,右耳边正接着电话。

然而他默不作声,不知道是不是在听另一端的人说话,还是和我一样刚刚结束了通话。忽然,他吸了一口气,又轻轻吐出,像是一声安静的叹息。“yo quiero para visitar tu, Xabi.*”我笑了出来。

-E-

*原文是"be…come you I miss?" 水爷是把because和become弄混了啦

*西语,包子说的是“我想去看你,Xabi” 但语法好像也是有点问题的...总之龙哥也在教包砸学西语233

于是还是找到了几张那天比赛的铜矿
依旧是画风清奇/摊手

以及也不是完全没有糖的啦
据说是赛前在球员通道亲了
还有关于票哥和托妞的那个冲突...
当然啦只是据说
【转自汤不热

【水托】记一些梗

*最近的脑洞,有长有短。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啥...与现实有出入的地方请谅解:(


1.年轻

训练中Morata和Isco抱在了一起,Sergio站在那,一眼望去全是自己与Nando的影子。


2.受伤

Fernando倒地的那一刻,屏幕前的Sergio失手打碎了一只茶杯。
快起来呀,裁判才不会响哨。
他仍旧一动不动,镜头里的他双眼紧闭,像是安详地睡去。Sergio脑中一片空白,解说在吼叫,队员们蜂拥围上,救护车的红光亮得刺眼......
再回过神时,泪水已流了满面。


3.情敌

国家队的大巴上Sergio姗姗来迟。扫了一圈后Sergio有些变扭地走向了Koke身旁的空位。
Sergio一言不发,晾在一边的Koke很是尴尬。小胖子挠了挠头,犹豫着该如何开口。
“托哥经常跟我说你......”
“嗯?”Sergio抬眼,取下了一边的耳机。
“我是说、Nando...”
一听这称呼,Sergio皱起了眉:“你们关系很好?”
“啊?”Koke有些懵,莫名的敌意难道是他的错觉?
“当然...我在梯队里就是听着教练们讲着El niño的故事长大的,托哥是我的偶像!”Koke满眼的小星星。
Sergio轻哼一声,心中更加烦躁。
接下来Koke像是打开了话匣子,叽叽喳喳地讲着他的托哥。
Sergio真想给这小子一拳让他安静会儿。
“哈哈哈哈队长我跟你说我跟托哥上次去参加一个活动...”
“Koke,”Sergio突然打断了身边的人。
“你看那是Nando最喜欢的一家甜品。”Sergio看着窗外,眼神突然变得柔软。
Koke愣住了。“......托哥还喜欢吃甜食啊?”
“可不是。当年我们训练完回宾馆了,他还让我去餐厅帮他偷蓝莓起司,我笑他胖了他还跟我生气...”
“最后还是我多带了一块布丁回来他才肯理我。”
“其实他啊根本胖不到哪去...再重我都背得动...”
后来的一路上,Koke再也没出声。
Sergio重又带上了耳机,莞尔一笑。


4.德比

Sergio与Fernando双双倒地时,Sergio便知道他这回是真的要生气了。
出场时简单的握手,与其它所有人一样,仿佛只是点头之交。而他甚至还抱了一下并不相熟的Filipe。
他承认他是故意的,谁让Fernando每次德比都在装不熟,又像是算好了似的等着他死皮赖脸地送来一个拥抱,或是一个亲吻。
这次他偏不。
所以看着Fernando拉着个脸地站起来时,Sergio竟忍不住有些想笑,当然下一秒他就憋了回去,立马换上一脸不满跑向了裁判。
远处目睹一切的Marcelo不禁摇了摇头。
哎,自家队长咋还是这么幼稚。赛前还在更衣室嗷嗷直叫Nando为啥不来打招呼,听得大家满头黑线。
这又是何必呢,反正最后跪奖牌的还得是他。

(这个是真的烂...就当凑数的吧...


5.这么多年

第一次遇见Iker,是他与Fernando相识的第一年;
第一次拥抱Higuaín,是他与Fernando相识的第二年;
第一次大笑着叫Cris"bicho",是他与Fernando相识的第四年;
第一次把Özil背在背上,是他与Fernando相识的第五年;
第一次动了追那个美女主播的念头,是他与Fernando相识的第七年。

与Fernando相识的第十一年,他在城的那头。
一如一切开始的那年。仿佛什么都未曾改变。
而他,还是会像那年一样笑着:“Somos amig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