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wluvscm:p

"Love all,trust a few,do wrong to none."

CR人蜜 渣团队粉 DFB板鸭路人粉

杂食党 主CM水托

能渣翻 不太会写文

同好的小伙伴来找我玩儿吧ouo

【CM】命里有时终须有

Summary:一个甜腻腻的圣诞前夜。(OOC预警

(很久之前的产物 整理文档的时候翻到还是决定放到撸否上来 灵感来源自第一次知道cm生日差和俩小家伙生日差一样...其实不是很懂为什么cm这么一对邪教每次都给我写得甜到齁(。ì _ í。)
-----------------------------------------------------------------------




“生命里有很多定数,在未曾预料的时候就已经摆好了局。”




那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一天。当一切有了定数,日子已是一条窄窄的溪,逝者延绵如斯,繁华褪去只余温情。

克里斯一家坐在长桌前,壁炉里火焰燃得正旺,门外积雪已有了薄薄一层。通明的灯火,熠熠生辉的枞树,还有空气中飘扬的圣歌,无不告示着圣诞将至。

“克里斯,你比我大多少?”蒂亚戈从意面中抬起头,满脸的番茄汤汁。克里斯拿起自己的餐巾,有些无奈地为他擦拭,一脸温柔。

“两岁啊!”小克里斯盘里的则是块牛排,那还是两位球王新学会的菜式。

“不,我是说,你到底大我多少天?”蒂亚戈皱着小眉头,一脸认真地盯着他的小兄弟。

“嗯.......你的生日是2012年11月2日,我的是2010年6月17日,相差......”小克里斯的绞尽脑汁,仍说不出个结果,这让常常在蒂亚戈面前炫耀自己数学很棒的他有些窘迫。

“779天。”餐桌的另一头,莱奥微笑着回答。

小克里斯一脸诧异,“真的吗?!”

“嗯!不信你再算算看!”

“哇好像真的是诶........莱奥你咋连数学都这么棒,算得也太快了!”

尽管莱奥说过多次,如果小克里斯愿意,可以像蒂亚戈一样叫他Papi,但小家伙面对自己的偶像还是一如既往地腼腆,一直没改得了口。倒是蒂亚戈,没几天就大喊着“Daddy”跟克里斯到处跑了。

“不不不...这只是因为,我与克里斯,你亲爱的Daddy,也正好相差779天而已。”莱奥向克里斯望去,两人相视一笑。

“所以、你们的意思是,Papi和Daddy,我和克里斯,都相差779天?”蒂亚戈瞪大了眼。

“没错,孩子们。”克里斯调皮地眨了眨眼。

“——我的天哪!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这简直、不可思议!”小克里斯的表情比起刚刚还要震惊。

克里斯与莱奥大笑起来。这个圣诞前夕的夜晚,火光正好,一室欢声笑语。

夜里克里斯与莱奥相拥躺在床上。好不容易将两个小家伙哄睡着,两个爸爸却睡不着了。

克里斯轻啄着莱奥的唇,后者亦温柔地回应着。

“如果放在几年前几年,我绝对想不到,会有这么一天。”

“嗯?”莱奥的双臂圈着克里斯的腰,闭着眼在爱人的怀里舒服地磨蹭。他一直都喜爱这么做。

“这简直...太幸福、太圆满了,几乎不真实。”克里斯一只胳膊被莱奥枕在头下,另一只轻拥着他的肩。

“说什么傻话呢...”阿根廷人的声音软软的。克里斯不禁又低下了头,一点点吻着莱奥,轻咬他柔软的唇瓣。

“我觉得我真是越来越不像我了...我是指,以前我总是有许多这样那样的想法,也许早上起床我会发誓一定要在接下来的比赛里进三个球;晚上睡前又开始计划下个月在纽约开一家酒店,我从不知足...而现在,我只会在两个宝贝写着长长的愿望清单时苦思冥想,最终只但愿圣诞老人祝福我们一家就好......”这个夜晚,葡萄人格外话多。

“当然这没什么不好...我只是有点儿...不安?我甚至有时不大敢相信我真的拥有这一切...我常常想如果我当初放弃了足球呢?又或者你阴差阳错地来不了西班牙?那么我是否还会遇到你,我们还会不会拥有现在的生活......”

还没等克里斯说完,怀里的小个子就堵上了他的喋喋不休的唇。又是一个缠绵悱恻的吻。

“傻瓜...你今晚怎么跟喝醉了似的?”莱奥适时将自己与克里斯分离开来,毕竟在次日还有训练的情况下擦枪走火并不是个好选择。

皇马巨星不满地撅起了嘴。

“其实我也不是没想过啦,但我想的可不是我们从来没遇到过...我在采访中说了想和你做队友可不是假话...你知道的,我好几次被弗洛伦萨蒂看上,当年弗格森爵士也差点把你卖到巴萨...”

克里斯了然。“还有和枪手擦身而过的合约、我知道温格一定也找过你。”

“是呀,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又会变成什么样?关于我们,有太多太多的可能性了,正如你所说,也许一念之间就能改变一切。我不知道如果你不是我的老对手,或者我根本就不曾遇见你,我是否还会是现在的样子,职业生涯也好,我的人生也好...但我想,正如你与我,Junior 与蒂亚戈,我相信缘分,也相信这一切是注定的...我在伦敦眼最高点许的愿、在塞纳河畔挂的锁,都给了我最好的答案。既然上帝给了我这样的安排,我就如他所愿过好每一天,好好爱着你、爱着我们的孩子、爱着足球、永远珍惜和感恩着。”莱奥凝视着爱人的眸,满脸的笑意与温柔。

也许心脏的疾病阻碍了克里斯的足球之路,而莱奥的病症也无人愿帮他医治;又或许克里斯终在弗格森的劝说下妥协做红蓝军团的一员,莱奥疲于高层的矛盾,终被穷追不舍的弗洛伦萨蒂打动......但那有怎样?不服输的克里斯决不会屈服于伤病,卓越的天赋也会使莱奥在任何环境里脱颖而出;同队的二人要么共同携手带领球队达成史无前例的荣誉,要么不欢而散各另寻光辉殊途......不论怎样的抉择,怎样的境遇,上帝终会让一切成为它该有的样子,这个世上的如果永远只存在于人们想象中的另一时空。

正如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与莱奥内尔·梅西终会成为最好的自己、最好的对手、最好的爱人。

多动人的情话啊。夜温柔似水,微湿了克里斯的眼眶。

莱奥温柔地摸着爱人的脸庞,“哎呀,我亲爱的克里斯蒂娜小姑娘今天怎么这么多愁善感呀...”

克里斯一个翻身把小个子压在了身下。“看来我得亲自证明给你看看我到底是不是个小姑娘...”

莱奥赶忙求饶,轻轻捶打着克里斯的胸膛想要挣脱他的压制。

克里斯并没有如他所愿,而是转过身将小跳蚤紧紧搂在了怀里。两人停止了打闹,不再言语,静静相拥着。

“我爱你,无论如何。”

















这才是德比嘛😏
就服总裁😏

托妞美如画///

【无授翻】【水托】Phone

By suchasoftersin(AO3)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73586

Summary:Fernando在电话里教Sergio说英语。

(赶着520产点粮...托妞第一人称 含隆包 逻辑不太对的地方请谅解 我真的尽力了:((
大家520快乐哟😘

无论我在哪儿,Sergio都要说服我给他打个电话。一开始我很不情愿,为啥不管我在世界哪个角落都要打给他?当然,在印度,挪威,甚至是澳大利亚我都没有认识的人,但我也没必要在哪儿都找个陪我聊天的啊。有一次我对电话那头的Sergio大声抱怨了出来,Sergio的笑声让我整个脸像被火烧似的,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一想到我在面签丢了脸,我就想一辈子藏在个洞里。

“Nando,”他温暖的手捧着我有些发烫的脸,“我大部分时间都在西班牙。也许你打给我时我很少能去飞去看你,但我想总有一天我也会去你到过的那些地方。当我在那里时,我希望我的脑海里无时无刻都是你的声音。”他微笑着喊着我的名字时,我就知道我已开始赞成他了,谁会说不呢?

我们的通话各种各样。有时是在赛后打个简短的电话,即使在球队开始庆祝的前三分钟,我们都要亲口送上祝贺。当我们输了比赛,通常是一个漫长的通话,哪怕说尽了安慰的言语,也要沉默着听着那头对方的呼吸。我们很少有空闲的时间(因为总是有比赛和训练),可我们还是会花一些时间和彼此聊天。他常在清晨打给我,虽然我不习惯早起,但每当我听到他声音里的微笑,我就生不起气来。我最喜欢他在深夜里打来,为了不吵醒室友,我们不得不窃窃私语,整个世界都寂静无比,仿佛只剩下我们两个人。然而前不久以来,我们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帮他练习英语。

他问我一个句子,然后我给他翻译,我说得很慢保证他能听清每一个音节。通常,他第一次说给我听时我都会笑出来,因为他的发音听起来总是怪怪的,但我知道他在认真尝试。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他会不断重复那个短语,努力把他卷着西班牙语口音的舌头放平。当我教他“我爱你”时,他多花了一小时来学,即使在最初的十五分钟里他就已经说得很完美了(好吧,公平的说,我也没有阻止他)。

到目前为止,他问了我许多稀奇古怪的句子,从“我要进球”一直到“我的肚脐里没有绒毛”,我根本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用到这种句子,每次都是我还没想好怎么翻译,就被他逗笑了。

“我想见你。”这句话的本身不是我感到惊讶的原因,而是,Sergio是用英语说给我听的。我从没教过他,但他说得十分流利,我很想知道他是从哪儿学的。也许是从一场演出或是一首歌,我知道他有时会听英文的,尽管他很难真正理解,因为它们听起来还是太快了。不过,基于我对Sergio的了解,他应该是直接问了别人怎么把这句准确无误地说出来。

“为啥?”

他沉默了片刻,犹豫着该怎么把自己想说的给翻译出来。他的英语比以前好多了,但他仍在努力——花在组织语言上的时间越多,他说出来的就越好。简单来说,说我们的母语时,他是个喋喋不休的人,除此之外他的话就非常少了。事实上,他尽量少说是因为他总是不习惯。即使经过这段时间的练习,他说出的句子还是有些问题,但我能够理解。

“变成*...你...我很想念?”

“因为我很想念你。”我告诉自己我这么说是因为我是他的老师,我需要纠正他的错误,才不是因为我的心脏跳得太快,几乎切断了我的脑补供血,让我想不出一个更好的回答。如果我能多思考一会儿,我可能会说一些意思相近的话——我不善于告诉他这些。当我想牵他手时,我也不会主动拉他。我唯一一次主动拥抱他是我确信他睡着了,虽然他骗过我几次。其实我也知道他是醒着的,因为每当我靠得越来越近,他的手臂都会紧绷起来。我是幸运的,因为大多时候,Sergio都知道我在想什么,哪怕有时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他从不强迫我说那些我会感到不适的话,也从不让我做我胆怯的事。

Sergio一直是个敢于大声说出自己感受的人——他的爱,他的快乐,他的欲望,他的梦想。我无法做到像他那样,我害羞的性格总是让我难以表达自己。有几次我几乎就要说出来了,那时我们在被子下相互依偎,赤裸的身体交叠着。那句话在我嘴中呼之欲出,我紧张极了,努力着不去注意他的凝视。我的胃在翻滚,空气也变得稀薄,于是他总会率先说出来。

“我爱你。”我不知它从何而来,也不知道为何,但我确实说了出来。三个字。一说完,我就觉得我的整张脸都着火了,我的喉咙也烧灼着。我很想收回这句话,告诉他我不是那个意思,但我们都知道,如果我这么说我一定是在说谎。我想挂断电话,假装我这里信号不好。但我更想知道他会说些什么,我知道他会说些什么。

“我爱你,Nando。”他呼吸着,我能听到他声音里的微笑,如果我在那边,那微笑就会压着我的头发,我的脖子,我的脸颊,我的唇上。这个想法让我突然想要和他躺在床上,他的手臂环绕着我,我们紧靠在一起。我想要他的嘴角的微笑,他爽朗的笑声,他深情的凝视和他温暖的拥抱。我想要他的身体再次靠近我,用他永无休止的热情驱走英国的阴冷。他。我只想要他。

“这是个肯定的回答?”他明明知道答案的。

“...是的。”我犹豫了,不是因为我不是这么想的,而是因为我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我们都要训练、比赛,我们无法逃避,新的赛季已经开始。令我有些惊讶的是,这不是第一次,我希望这段关系能更加容易,这样我的胃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下坠了。我从未想过永不离开西班牙,即使我身体里流淌着这个国家的血液,我也爱利物浦。期望Sergio离开西班牙就像期望太阳离开天空——那是他的归属。所以我并不想那么做,只是想让我们之间更容易一些。

“明天我去你那儿。我已经订了最早的航班,我一分一秒都不想错过。”除了这个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了:Sergio是个小太阳。当太阳升起时,他就会出现在我的眼前。我经常想,他一定出生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或是自他儿时阳光便在他心中生长。不管是什么,他就是我的小太阳,暖入人心。

“明天?”我问他,一边伸长了脖子看向酒店床边的钟。11:39。我们从7点开始就一直在打电话,现在他告诉我,他将在几个小时内坐上飞机,飞到这里来看我,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我知道你会赞成的。”他的嘴唇一定蜷缩成了一个微笑,也许是个傻笑。“好吧,我希望你会。”现在,他会撅起嘴,露出他饱满的双唇,在他说话时稍作停顿。

每当这时,不论我们身在何处,不论身边有谁,我都忍不住去吻他的冲动。

“我得睡觉了,Nando。明天还要早起去做重要的事。”

“哦?”我打趣道,“什么这么重要?”

“要赶飞机去看一个利物浦人。”

“喂,Sese!你从没说过你喜欢Stevie。”我的语气有些夸张,我很少这么说话。我知道他会在遥远的西班牙把目光投向手机的另一端,地球的另一端。

“如果你够可爱,我会看看能不能和你约个会。不过我很挑剔的,所以,没有保证。”

“很好。等你到了,记得告诉Stevien我被世界上最好看的男孩儿带走了。”我其实可以顺着他继续说下去,但我突然不太想假装我很在意。所以我没有回答,而是微笑着,轻轻对着那头呼吸。“明天见,Nando。我爱你。”

我轻嚷着,Sergio纠正过我很多次,我仍是改不掉这个习惯。“好梦。”

“你也是,”他笑着,对着手机给了我一个吻,发出了奇怪的声音。我正想嘲笑他,手机亮了起来,提醒我他已经挂了。我没有把手机放回床头柜,而是让它在我仰头看向天花板时落在了我的头上。我不是不相信他已把所有事安排好,我只是有些,迫不及待。我们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从几天变成几周,从几周变成几个月,回到西班牙的夏天总是过得太快,我根本无法满足,我们一直用我们的方式抱怨分开有多么糟糕;我着暗示这里有多无聊,Sergio抱怨着他在那边无事可做。可怜的Stevien不得不忍受午夜来电,嘴巴撅得老高。不过,他应该会很高兴有个西班牙人要来。


我从床上爬起来,在黑暗的房间里摸索着,把手机留在了身后的床上。说到Stevien,自从Sergio打来他便放弃了看电视,跑去阳台上坐了下来。我悄悄走到门口,他有些艰难地给我打开了门,一瞬间房间里所有的温暖都渗进了寒冷的夜里。他坐在椅子上,整个人都蜷缩在过大的连帽衫里,头向后仰,望着星空,右耳边正接着电话。

然而他默不作声,不知道是不是在听另一端的人说话,还是和我一样刚刚结束了通话。忽然,他吸了一口气,又轻轻吐出,像是一声安静的叹息。“yo quiero para visitar tu, Xabi.*”我笑了出来。

-E-

*原文是"be…come you I miss?" 水爷是把because和become弄混了啦

*西语,包子说的是“我想去看你,Xabi” 但语法好像也是有点问题的...总之龙哥也在教包砸学西语233

于是还是找到了几张那天比赛的铜矿
依旧是画风清奇/摊手

以及也不是完全没有糖的啦
据说是赛前在球员通道亲了
还有关于票哥和托妞的那个冲突...
当然啦只是据说
【转自汤不热

【水托】记一些梗

*最近的脑洞,有长有短。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啥...与现实有出入的地方请谅解:(


1.年轻

训练中Morata和Isco抱在了一起,Sergio站在那,一眼望去全是自己与Nando的影子。


2.受伤

Fernando倒地的那一刻,屏幕前的Sergio失手打碎了一只茶杯。
快起来呀,裁判才不会响哨。
他仍旧一动不动,镜头里的他双眼紧闭,像是安详地睡去。Sergio脑中一片空白,解说在吼叫,队员们蜂拥围上,救护车的红光亮得刺眼......
再回过神时,泪水已流了满面。


3.情敌

国家队的大巴上Sergio姗姗来迟。扫了一圈后Sergio有些变扭地走向了Koke身旁的空位。
Sergio一言不发,晾在一边的Koke很是尴尬。小胖子挠了挠头,犹豫着该如何开口。
“托哥经常跟我说你......”
“嗯?”Sergio抬眼,取下了一边的耳机。
“我是说、Nando...”
一听这称呼,Sergio皱起了眉:“你们关系很好?”
“啊?”Koke有些懵,莫名的敌意难道是他的错觉?
“当然...我在梯队里就是听着教练们讲着El niño的故事长大的,托哥是我的偶像!”Koke满眼的小星星。
Sergio轻哼一声,心中更加烦躁。
接下来Koke像是打开了话匣子,叽叽喳喳地讲着他的托哥。
Sergio真想给这小子一拳让他安静会儿。
“哈哈哈哈队长我跟你说我跟托哥上次去参加一个活动...”
“Koke,”Sergio突然打断了身边的人。
“你看那是Nando最喜欢的一家甜品。”Sergio看着窗外,眼神突然变得柔软。
Koke愣住了。“......托哥还喜欢吃甜食啊?”
“可不是。当年我们训练完回宾馆了,他还让我去餐厅帮他偷蓝莓起司,我笑他胖了他还跟我生气...”
“最后还是我多带了一块布丁回来他才肯理我。”
“其实他啊根本胖不到哪去...再重我都背得动...”
后来的一路上,Koke再也没出声。
Sergio重又带上了耳机,莞尔一笑。


4.德比

Sergio与Fernando双双倒地时,Sergio便知道他这回是真的要生气了。
出场时简单的握手,与其它所有人一样,仿佛只是点头之交。而他甚至还抱了一下并不相熟的Filipe。
他承认他是故意的,谁让Fernando每次德比都在装不熟,又像是算好了似的等着他死皮赖脸地送来一个拥抱,或是一个亲吻。
这次他偏不。
所以看着Fernando拉着个脸地站起来时,Sergio竟忍不住有些想笑,当然下一秒他就憋了回去,立马换上一脸不满跑向了裁判。
远处目睹一切的Marcelo不禁摇了摇头。
哎,自家队长咋还是这么幼稚。赛前还在更衣室嗷嗷直叫Nando为啥不来打招呼,听得大家满头黑线。
这又是何必呢,反正最后跪奖牌的还得是他。

(这个是真的烂...就当凑数的吧...


5.这么多年

第一次遇见Iker,是他与Fernando相识的第一年;
第一次拥抱Higuaín,是他与Fernando相识的第二年;
第一次大笑着叫Cris"bicho",是他与Fernando相识的第四年;
第一次把Özil背在背上,是他与Fernando相识的第五年;
第一次动了追那个美女主播的念头,是他与Fernando相识的第七年。

与Fernando相识的第十一年,他在城的那头。
一如一切开始的那年。仿佛什么都未曾改变。
而他,还是会像那年一样笑着:“Somos amigos.”





“心微动,奈何情己远,物也非,人也非,事事非,往日不可追。 ​​​​”

【CM】此情可待

Summary:克里斯与梅西见证了一场求婚,莱奥也期望得到点什么。而不开窍的葡萄牙人却无所表示。
-----------------------------------------------------------------------


“给我一个承诺,我就待在这等你,哪也不去。”


莱奥在睡前的通话里告诉男友他将前往马德里。这让上一轮联赛中表现不俗的皇马前锋心情大好,作为一个合格的情人,克里斯预定了太阳门广场那家莱奥十分青睐的拉美餐厅,他刚到马德里莱奥就介绍给他了。

“你大概几点出发?我明天的训练可能会晚点结束,你要是到的早就先回家洗个澡,然后直接去餐厅.......我结束了就立马赶过去。”即便有意收敛,克里斯还是掩饰不住自己上扬的语调——这够让那头的小个子得意一阵了,但这没关系,思念又有什么好掩饰的呢。

莱奥抿嘴笑了:“好,我等着。”

次日克里斯如约而至时,一眼就看到了那个一月未见身影。阿根廷人正鼓着腮帮子低头看菜单,这让克里斯很想去戳一戳他的脸颊。

他敢打赌,那个吃货一定在为选择什么馅的卷饼而苦恼。

克里斯走了过去,莱奥没有发现他。他弯下腰,悄悄地从背后搂住了他的小跳蚤——

莱奥吓得不轻,事实上他差点从椅子上跌下来。这让调皮的葡萄牙人捂着肚子大笑起来。

“嘿!你怎么能这样儿?!我以为是球迷认出我来了呢!”莱奥十分不高兴。

“哈哈哈哈哈......抱歉宝贝!但是你没看出来是我来可真够让人失望的!”

回应他的是莱奥气鼓鼓地将手里的菜单扔在了他的脸上。

克里斯笑得更大声了。

晚餐就这样在愉快的气氛中进行。有时克里斯会嘲笑莱奥把面包屑弄的面脸都是,看着小个子拿餐巾在脸上胡乱地抹,他又会假装慈悲地伸出手,轻轻抚过那人的嘴角。虽然他心里更希望用自己的唇完成这项工作。

直到整个餐厅的灯突然熄灭。

克里斯一惊,敏捷地抓住了莱奥的手。然而就在下一刻,他们身后不远处亮起了一束光。

打着领结的年轻小伙单膝跪地,手里捏着枚戒指,紧张而深情地望着他的坐在椅上的爱人。女孩惊讶地捂着嘴,但随即又热泪盈眶。

克里斯望向莱奥,后者正聚精会神地见证着这一场老套又浪漫的求婚,眼里亮晶晶的。

克里斯人有些尴尬地松开了男友的手。

“够俗套的,不是吗?”葡萄牙人耸了耸肩。

“不,克里斯,这很感人。”莱奥回过头,满脸认真。“即使我看过无数回,我始终觉得它们美好如初。”

莱奥看着烛光下的他情人,微卷的睫毛扑朔着,巧克力色的眸里透露着无措。

莱奥顿了顿,缓缓开口:“事实上,大多数时间里我都很孤单,你知道的,亲人不在身边,也没什么人跟我做朋友,我只爱足球,我也只有足球,那时我觉得像我这样子的人,又怎么可能......我的意思是、求婚是件多美好的事啊,一个人的路途从此有了另一个可以依靠的人,他们将携手走过漫长的一辈子,这简直......太棒了。”阿根廷人的眼里闪烁着光亮。

“傻瓜......”克里斯眉头紧锁,心脏仿佛被一只手攥住。他伸出手,心疼地抚摸莱奥的脸颊。

这一刻世界变得沉默,静得只剩两颗年轻的心,轰然跳动。

克里斯想继续说些什么,千言万语却像卡在了喉咙里,哑口无声。

莱奥眼里的光在一点点湮灭。

他拉开了克里斯的手。

那晚他们谁也没再说什么。

当第二天克里斯再醒来时身旁果然已空空如也,就连凹陷下去的褶皱也没有,就好像真的从未有人来过似的。

冷战以一种奇怪的方式展开,这和以往的每一次都不同。克里斯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正如同莱奥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表现得像闹脾气一样。

那段日子并不好过。克里斯常盯着手机屏幕发呆,训练时也惦记着,生怕自己错过了什么似的。破天荒的,一勤奋自律的皇马头牌竟也遭到了路易斯的批评。这让他烦躁不已。

而在加泰罗尼亚,巴萨众将更是惴惴不安。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训练课中,他们的球王都好像随时准备着过一个队似的。

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到了十二月的国家德比。

赛后颗粒无收的皇马前锋心情差到了极点,这一轮他们最终还是在主场丢了三分。而那只小跳蚤,他的讨厌鬼男友,却又一次成了红蓝军团的救世主。

此时莱奥正准备与队友前去庆祝。实际上他并没有那么高兴,相反的,当他看到人群中那个略显落魄的身影,心里还是不受控制的难受起来。

“嘿莱奥,别哭丧着脸了!不管你这两个月遇到了什么糟心事儿,今天我们都是最大的赢家!”皮克上前一把搂住了他们的前锋,“我们可得赶快点儿!他们都已经往酒吧去了。”

“你先走吧杰拉德,你得告诉他们不必等我开始。我的东西还没收拾,等我把一切处理好我会立刻赶过去的。”莱奥扯出一个微笑。

“那好吧。”高大的后卫不可置否,“那待会儿见!”

皮克走开了,莱奥停留在原地,失神地盯着他走远。

突然,莱奥的手腕被什么扣住了,伴随着一股强大的力道小个子被拖拽进了更衣室里。

莱奥还未来得及作出反应就被来人按在了墙壁上,他下意识地想叫喊,却被那个不讲理的人堵上了嘴。

克里斯的臂膀撑在莱奥头的两边,把小个子紧紧锁在怀里,生怕他逃了似的。葡萄牙人霸道地吻着,带着明显的怒意,仿佛要吃了怀里的人。

莱奥刚开始还象征性地挣扎了两下,后来干脆也就任由那人吻着。二人十指交缠。

也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终于结束了这个密不透风的吻,莱奥差点站不住脚,他紧紧攀附着克里斯的颈脖,呼吸急促。

克里斯低下头,与莱奥鼻尖相碰。

他们看进彼此的眸里,好像执着于要看清其中自己的影子,除此之外,一无所有。

一时间,静默无言。

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克里斯讲头埋进了莱奥的肩里。闷闷地开口:

“小跳蚤,我想你。”

莱奥心中最柔软的部分仿佛被什么击中了。他轻哼一声,把头埋进了克里斯的胸膛,撒娇似的磨蹭。后者显然刚淋完浴就匆匆赶了过来,胸前的衣服仍湿漉漉的,带着好闻的香气,正是莱奥喜欢的那款沐浴乳。听着胸膛中传来阵阵有力的心跳,莱奥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

克里斯有些变扭地搂紧了怀里的人:“莱奥。”

“嗯?”

“对不起。”葡萄牙人深吸一口气。似是下了什么重大的决心。

“那天...我不是...我是真的挺烦那些俗气的东西,那不是我的风格...但那从不代表我不愿意啊,我怎么会呢...我只是...”克里斯摇着头,嘴巴抿成了一条线。

“以前那些女人纠缠我,为了应付她们我可以每天说一万遍'我爱你',但是你不一样.......莱奥,对我来说,你与任何人都不同。”

“你那么好、那么棒,我想不到世界上会有谁不愿与你共度余生,虽然我还是希望只有我而已。”

莱奥怔住了,说不出话来。

两人就这么静静相拥着,时间宛如凝固。莱奥一刹那有些恍惚地以为,那些晦涩的年月里可望不可及的永恒,也不过就是如此。

良久怀里传来微弱的声响:“我知道的,克里斯......我一直,都知道。”

“我从不是想强求什么,更不是想以这种方式来证明什么......只是长久以来我孤独惯了,直到我遇见你,我开始渴望温暖,我开始变得贪心......我希望,你是所有不确定的未来里,唯一的确定。”

“傻瓜,这毫无疑问。”

“真的吗?”

莱奥笑着,克里斯亦是笑着。他们四目相对,眼里只剩彼此。

“当然,等着瞧吧。”来日方长。

“好,我等着。”

从这一刻起,所有的等待都将被赋予全新的意义。

-E-